民国范同学会先建个学校再说

 

  要说如今同学会的内容,常人一般也就是吃吃饭、KK歌、拍个合照。那么,你可知道民国时期的同学们是怎么办同学会吗?说实话,那范儿可真高多了。他们除了定期举行年会、发行会刊,还设立基金、修建学校,哪怕搞个同学录纪念册,来题个辞露个脸的都是大咖级别。撰文/本报记者储文静

  1936年湖南《大公报》刊出一条新闻:《大麓同学会昨日召开会员大会》,文中说:本市大麓中学同学会,举行全体会员大会,到会者有二百余人,颇极一时之盛。其重要决议为:(一)组织基金保管委员会。(二)设立小学。(三)推定基金募集委员。(四)发行会刊等项。

  大麓中学,对于如今的长沙人来说可能有点陌生,但在民国,它算得上是长沙教育界的翘楚。

  大麓中学为长沙市九中(今天心区一中)的前身,始建于1921年,由湖南高等学堂校友会创议开办,聘周震鳞为名誉董事,雷铸寰为校长,任凯南为校董、主教务,周震鳞是辛亥革命元勋,雷铸寰、任凯南两人都是大名鼎鼎的教育家,先后出任过湖南大学校长。这从一开始便奠定了大麓中学在长沙的名校地位。大麓中学校舍极其雄伟,校园内建有中西合璧的科学馆,这在当时的学校中并不多见,可谓是羡煞了长沙城里的学子。

  当然,中国人的聚会不能离开餐桌。这次大麓同学会也并没有免俗,大会要开,饭也得吃。不过等全部决议案通过之后,就餐时间已经推迟到了下午两点。席间觥筹交错,笑语喧腾。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四点才尽欢而散。

  1936年是大麓中学成立15周年,除了召开同学会会员大会之外,当年大麓中学还印发了《大麓中学十五周年纪念专册》。当时的大麓中学有多牛,从这部纪念册就可见一斑。

  纪念册由辛亥革命元勋周震鳞题签,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作序,中央银行长沙分行经理辛蘅若祝词,著名报人张平子作跋。题辞者有:孙中山之子孙科、元老于右任、教育部长王世杰、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、中央政治学院教授程其保、北京大学教授蒋梦麟、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、湖南大学校长黄士衡、交通大学校长黎照寰、长沙市长何元文、省教育厅长朱经农、原国货陈列馆馆长刘廷芳、省建设厅长余籍传等。

  美国有个名校大学联盟叫做“常青藤”,他们接受大量私人捐赠,也重视校友之间的情谊,其实这样的学校风貌,在民国时期的长沙也不少见。大麓中学同学会的决议案里有“建立小学”这一条。在民国时期,由同学会(校友会)发起建立学校,是一个传统。

  任凯南所撰《大麓学校校史之第一页》详细记载了大麓的创建过程:1920年4月任凯南自英国回长沙,湖南高等学堂校友会乘机纷纷商议开办学校之事。8月筹集经费。10月募款有成,遂以为开办费,次第草拟章程,禀请立案,佃犁头后街房屋置办校具。大麓校之开办第一二年内所招班次均为补习生,校具苟简,房屋狭隘,至下期移居西园谭宅,但新增校具不足以容新来之学子。

  1922年7月,大麓中学由时务学堂、求实书院、高等学堂三校校友会接办。1922年秋,大麓开始招收正式中学生,自大麓补习班成绩优良声誉大振后,湘中各校仿办者慢慢多起来。刚开始设备与房屋之限制不足以大资发展,每年秋季新开学时只添招一个班,以便循序渐进。1927年冬,呈请中央大学院立案。

  何键主湘后,增加了对大麓的补助。长沙档案馆藏1935年出版的《长沙市指南》记载了政府每年对各私立学校的补助,大麓为16768元,其他各校为:兑泽18168元,明德18000元,周南18000元,广益16628元,衡湘14400元,文艺14400元,复初11200元,明宪11200元,育才8400元,含光7158元,广雅6930元,协均3940元,艺芳3600元……可见大麓是比较高的。

  在大麓之前,长沙已有另一所由校友会创办的名校,那就是湖南私立广雅中学。广雅中学是长沙市第七中学前身之一,是雅礼大学毕业同学会于l916年创办,1925年8月10日呈准教育部立案,定名为湖南私立广雅中学。

  雅礼大学毕业同学会最初在长沙营盘街金氏宗祠设英文补习学校,黄国璋为校长。因就读学生日渐增多,屋宇不敷,乃迁寿星街雷大将军庙,之后又迁至如今的民主西街,此时学校已有初、高中两部。

  当年的民主西街地处闹市,四邻市井,良莠混杂,不利学生心身发展,校董会与校领导决意迁址北郊。初购得姚家巷地皮,后在李震鹏任校长时,购置丝茅冲荒地建新校。

  迁址新建的广雅中学是当时长沙城里最豪华的学校,校园面积超过全市各中等学校。除了宏伟的教学大楼之外,还自购校车,设立电厂。此外更有游泳池、科学馆、健身房、大运动场、球场、花园、果园、菜园、林场、荷池、鱼池等等,蔚为壮观。

  长沙档案馆至今还收藏着《福湘一九三六班班刊》的珍贵资料。这是福湘女中1936年高中毕业班所编印的班刊,胶版纸铅印,纵26厘米,横18.5厘米,共47页。

  福湘女中为长沙市十中的前身(今周南实验学校),www.www002000.com,1913年建于长沙北门外长春巷,由美国基督教长老会牧拿亚女士联合遵道会、循道会等教会创办,是一所六年制中学,规章制度大多仿效美国,学生一律寄宿。

  《福湘一九三六班班刊》办得生动活泼,所录同学的多篇作文,既有对六年求学生活的回忆,又有对当时全国抗日形势的分析,还有对“妇女解放”和“女子职业”极深刻的见解。

  班刊中还刊印了许多工商广告,班刊的印制经费极可能就源自这些广告收入,当年女生的自立精神可见一斑。而一些很有名气的商户,如开明书局、聚兴诚银行、北绘素楼照相馆、银宫电影院等居然愿意在一所学校的班刊上做广告,足见福湘女中在社会上的影响了。

  在1936年的湖南《大公报》里还刊载了湖大同学会第四届年会的换届选举情况,当时湖南大学同学会年会除报告会务之外,还有人演讲最近国际形势及中国之对策。会上选举产生执委及候补执委,监察委员等等,会议议程极其正式。

  湖南图书馆编写的《湖南古旧地方文献书目》里,也存有湖南省立第一中学高一班毕业纪念册、长郡中学校友会章程、湖南省立第二中学同学录等。看来,在当年同学会不仅是潮流,也是一种教育界的企业文化。